奇奇 > 历史时时彩实战 > 北宋小商户 > 第四百二十三章 旁敲侧击
  踌躇良久,赵匡胤的神色越发萧索起来,这欲望还真是一个奇怪的东西,之前第一回将宋国领地推过雁门,就兴奋了好一阵,如今形势一片大好,却反倒患得患失起来了。

  辽国仍然很强大,要一口吞下幽云,也仍是困难重重,可眼见着一步步接近目标,再让自己生生的止住脚步,怎能甘心。

  只是越是往前,就感觉越艰难,辽人的抵抗也会越激烈,这次的西北之乱,显然就是辽人从中作祟给整出来了的。

  “你要去谈也行,但只准他们派人过来谈,不准你入辽营,大战方歇,贸然入营,恐生有变呐……”

  “陛下多虑了……”

  “不可不虑呐……”

  心说你一走,老子以后打仗的钱就没着落了,如今有你市舶司的商税支持,才能一次次的倾大军而毫无经济上的压力,万一被辽人掳走了,损失巨大呀。

  “只是这事恐怕得与辽帝商谈才能成。”

  王浩无奈,当然也知道以如今自己的地位,确实不应该贸然行险,倒不是惜命,只是因为背上的责任太多,多到让人不敢冒这个险而已,然而若要促成这事,最合适的人,恐怕也只能是自己了。

  “朕还是觉得不妥,固守两年,待平定了西北,也还是可以堂堂正正地打下来的。”

  “相比辽国,我大宋更需要缓一缓……”

  赵老大说得其实也有道理,裤腰带勒的紧一点,一步步来,再幸苦几年,也还是有可为的。

  只是西北那是一块泥潭,两年那肯定是不够的,这他应该也清楚。

  两年时间,只能做到把那里暂时压下去,绝对不可能做到用除后患的,只能治标不治本。

  要想彻底地,从内到外,从上到下,完完全全地改造大西北,没有二十年的功夫,是不会有什么成效的,而且改造还必须是持续的,至少在一代人之内不能中断。

  再者,相较于北边的辽国而言,西北这快地其实更加的刻不容缓,辽国毕竟是个稳定的政体,签个和议什么的,是真的可以做到和平共处互不侵犯的。

  但西北党项那里不一样,在那里匿伏着的,可是一群狼,没什么道义和议可以讲的,安抚也不行,他一看到你有打盹的迹象,就会毫不犹豫的扑上来。

  而且一旦稍微有点抬头的迹象,辽国就会本着保持平衡的原则,从而想办法去暗中勾结,或是扶持。

  正因为如此,北边辽人这里,真的该缓一缓了,先把周围的草给彻底拔干净,再好好发展几年,把国力进一步拉开,之后照样能把这块地给拿回来,而且会拿的更轻松。

  与辽国暂时达成停战协定,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原因,就是再打下去,辽国可能会分裂。

  一旦分裂,也就意味着失控,一个分裂的辽国与一个完整的辽国相比,其实更难对付,而且把他们逼急了,求生的本能会让他们不顾一切的反扑过来,结果会怎么样,还真不好说。

  商讨良久,赵老大终于答应王浩亲赴辽营一趟,听听辽帝到底是个什么意思。

  倒也不用担心人生安全问题,相对于宋国而言,其实现在的辽国更渴望能停上几年,缓一口气。

  顺便把榷场的事给谈成了,这样不论是国内形势还是经济压力,都能有所缓解。

  尽管他们也知道,凭现在宋国的发展势头,缓一缓对对宋国其实是更有利的,但火烧眉毛的时候,显然只会顾及眼前的利益。

  如果把前来磋商议和的大司农给砍了,无疑也就是绝了后路,从此就是不死不休了。

  所以这一回,王浩一点也不担心自己会被人砍了脑袋拿来祭旗。

  于是,在赵老大那儿得到允诺之后,大司农摇身一变,变成了宋国方面的特许联络员,前往馆驿会见了等候在那里的辽国使臣。

  辽国来的使臣是个清瘦干练的半老头,观其样貌,显然也是个汉人,而且是那种拥有一身浩然正气,与铮铮铁骨的孔孟子弟。

  从这一点也能看的出来,在经过数十年的有效统治之后,辽国在幽云之地也已经有了一定的群众基础的,并不是每个人都在南望王师一年又一年这样子。

  辅一照面,辽国使臣便是重重的一哼,语气中带着好几吨的不屑。

  这应该算是标准的使臣了,一切以本国威严为上,其他的可以放一放,若能激的对方怒而杀之,就是超额完成任务了。

  “辽使为何而来?”

  王浩也不理会他这种孤傲的态度,自曝了姓名之后又令人上了茶,如是问道。

  “问罪!”

  “所问何罪?此番可是贵国遣大军犯我国土。”

  “尔国无道,近年屡动刀兵,犯我大辽边境,才有吾皇兴王师伐之,有何不妥!”

  话没说两句,辽使的脖子就耿起来了,仿佛打一仗嘴炮,真能把面子给争回来似的。

  “嗯,那成吧,辽使先在此歇息一日,明日一早,本官便随辽使入营,就此代表吾皇向贵国赔罪可好?”奇奇时时彩实战全网首发 m.qq717.com

  “嗯……赔罪?”

  辽使闻言一愣,这人明显不按套路出牌啊,怎的就这么认输了?还主动提出要入营赔罪?

  不应该是这样的啊……接下来不是应该各自引经据典,从三皇五帝讲到自古以来,然后用言语这把锋利的钢刀,彻底把对方怼的无言以对的吗?

  他怎么这么快就缴械了?不能呀,那自己连夜起草连夜背诵好的演讲稿岂不是没了用武之地!

  王浩的反常表现,反倒令斗志昂扬的辽使没了用武之地,一下子蔫蔫的不知该如何应答了。

  “嗯,赔罪,有本官亲自向贵国的萧太后赔罪。”

  “嗯……那既然你们有这个诚意……那就……”

  话说到一半,刚被王浩那谦卑的认错态度整的有些摸不着头脑的辽使突然回过神来,脸色随即一变,厉声斥道。

  “你……你你你……!胆敢口出狂言,对吾皇不敬!”更新最快奇奇时时彩实战 https://m.qq717.com/ m.qq717.com/

  “哦……啊抱歉抱歉,口误了口误了,应该是皇后,萧皇后……恕罪恕罪……”

  辽使怒不可遏的跳脚大骂,王浩急忙改口赔罪,却把辽使的反应看在了眼里,心中的预料也笃定了一半。

  “哼……!宋国无人呼!”

  想不到宋国派来的竟是一个只会作些口舌之快的无礼小人,当真是无人了嘛。

  “据户部统计,至去年年底,我大宋累计约有七百万户,总丁口人数约为六千万,辽使何言我大宋无人?”

  “六……你……!哼!”

  很可爱的辽使又是可爱的一哼,对索性就把嘴一闭,不说话了。

  这人绝对是故意装傻的,不但故意装傻,还口出狂言,丁口六千万!骗谁呢!果然是个小人,十足地小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