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奇 > 言情时时彩实战 > 国师谋朝 > 第二百七十九章 反常
  这一点,不止陆明溪,赵劭也觉得想不通。

  哽噺繓赽奇奇小説蛧|w~w~w.qq717.com

  而且,军报上说,来犯的有五万之众。

  陆明溪沉了沉眸子,微微蹙眉,

  “五万……”

  草原各部兵马不少,尽是精锐,但若是合起来,最多不过三十万,五万已经是不小的数目了,闵翊怎么会放任这么多的兵马流落在外?

  按他的个性,要么收在手下,要么,尽数血洗。

  闵翊此人,从来不会留下对自己有威胁的东西。

  不对劲,这件事情太不对劲了。

  陆明溪摆着西境的情形,思索着他想要布的局,可还未等她捋清楚,又是有消息传来

  燕山雪崩,铁门关失守,宣武候生死不明。

  而紧接着,祸不单行,南疆诸部反了,水龙关的大将徐骁战死。

  燕山的雪崩,让宣武候生死未卜,铁门关虽然失守,但好在大雪截路,让胡军一时之间无法通过。

  可南疆诸部的反叛,却是让此刻的上谷雪上加霜。

  现在两方围困,后面还有着一个蠢蠢欲动的闵翊不知道在打什么把戏。

  丰楚轩站在议事厅里,强忍住悲痛,正在商议应对之法和救援之策。

  孙淮也在,可一时之间,各方意见无法统一,眼见这就要吵起来了。

  丰楚轩需要坐镇上谷,无法抽身,西境军统帅良多,但却是各司其职。

  派兵营救还算小事,最主要的是南疆诸部的反叛和月氏的去向,极有可能是南燕关,而南燕关后面又是玉龙关,左右两军不合已久,向来是各司其职,若是此次出战,又势必联合左军,而宣武军的将领还有不少于右军有过私仇。

  一时之间,竟是找不到合适的首领。

  赵劭掀开帘子走了进来,

  “我去吧。”

  丰楚轩猛地抬头,眸中还有着几分血丝,有些不可置信,

  “什么?”

  赵劭敛了敛眸子,透着几分往日里没有的认真之色,

  “南疆一反,你需要兼顾的事情太多,而你宣武军里虽然不缺将领,但西境战线横亘万里,关卡太多,调兵遣将也不是那么容易的。

  况且,西南两军,向来不合,左军里派出去的将领,右军不会服气,除了你之外,没有人能够压住,可你又要坐镇上谷,分身乏术。现状看来,似乎我去,才是最好的解决方法。”

  这次月氏来的太过于诡异,南疆又反,来势汹汹,单凭右军恐怕分身乏术,联合玉龙关的左军,两项夹击,才是解当下之围的最好方法。

  但比起宣武军,玉龙关的左军虽然废了些,但将领也是有着不少的傲气,不会全听右军调遣。

  若是两方调和,又是要花不少功夫,浪费不必要的时间,唯有他去,才是最好的解决方法。

  他从上古途径铁门关,绕道南燕关,一来可以探明铁门关的情况,若是能够打探到宣武候的消息,还能救上一救,若是没有,便带领左军与他们里外夹击,现将这群月氏流寇给赶出去。

  身份摆在这里,梁思成不敢拿他怎么样,而拿捏住了梁思成,右军,也只有乖乖听话的份。

  最主要的是,梁思成虽然会打仗,但麾下的士兵却是整体素质不如左军,柿子要挑软的捏,这个道理谁都懂,现下南疆反了,月氏的杂兵流寇也现身了,但还有一样,闵翊,这个既有可能在背后布局的棋手,还未现身。

  如此兴师动众,若是想要来犯中原,得到好处,恐怕攻下南燕关身后的玉龙关比拿下宣武军手里的任意一个关卡都容易得多。

  丰楚轩听着微微犹豫,

  “话虽这么说,可你并没有领过兵,而且,你的身份……”

  虽说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可他的身份毕竟太敏感了。

  赵劭却是笑了笑,

  “任谁都有第一次,我是没领过兵,可右军那边又不全都是不会打仗的废物,没有经验可以学嘛,至于身份,都什么时候了,还说这些。”

  “你……”

  丰楚轩被他堵得不知道该说什么,倒是赵劭拍了拍他的肩膀,

  “你就当我是富贵险中求吧。”

  富贵险中求,他一开始赖在宣武军军中的时候,他是觉得他不怀好意,想要谋算些什么的。

  可这么久都没有动作,却是在这么一个时候站出来。

  富贵险中求,可这也太险了!

  说实话,他这一去,可是吃力不讨好,别说是此战败了他会又怎样的下场,就算是胜了,也有着一个擅动军权的罪名,若是皇帝态度好还行,可若是皇帝态度不好,再被梁王瑞王抓到把柄,那依旧是难逃一死!

  丰楚轩不是傻子,接触这么久,他能看出他看似放松,实则一步步都是走的小心至极,若是皇帝真的如传闻那般溺爱他,把他送到这里来避祸的,他哪里用得着这么辛苦,这么小心翼翼?

  退一万步讲,就算是京中有祸,可皇帝才是最上面的哪一个,梁王瑞王看似风光,可实则手里没多少实权,哪里会护不住他?

  让他千里迢迢躲到这里来,除非,他的祸不是别人,而是……而是皇帝。

  同样是高门世家的子弟,世代功勋,丰楚轩自然不会傻到只看表面来断定事情。

  联系这些蛛丝马迹,他心里隐隐的是知道的,他过的,很是艰辛。

  这一步迈出去,或许不论成败,都是祸非福。

  他的身份,不一定是他的护身符,还有可能是催命符。

  这是把双刃剑,一不留神,便是把自己给刺个透心凉,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你决定了?”

  丰楚轩微微眯了眯眸子,似是在给他选择和思考的机会。

  这件事情的确是很棘手,而照赵劭所说,的确也没有更好的方法了。

  用他的身份坐镇右军,与他里应外合,的确是一个解围的法子。

  只是……于他而言,并不是什么好事情。

  丰楚轩虽然与他不对头,但也不想把他往火坑里推。

  赵劭却是笑了笑,浑不在意,

  “这有什么可犹豫的?”

  经过众人商议,最终还是赵劭带兵去了铁门关救援,再绕道前去右军的领地,与众人里应外合,破除这个僵局。

  而至于南疆那边,则是派了宣武军手下的另外一员大将赶去支援。

  丰楚轩继续坐镇上谷,指挥着兵部调度,这里才是中原最重要的一个关卡,十六年前的惨烈血战依旧警钟长鸣,容不得他们懈怠。

  m.cdzd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