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青轩之前的确是有过这种消极的想法存在,但是,这个情况现在已经没有出现了。留在他身边的有这么多的朋友,还有他喜欢的女人,这么美好的生活,他又怎么可能会放弃呢?所以,在这样的情况下,他肯定要想你想有没有什么别的办法,可以让自己改变这样的情况。

  脾气用消极的态度来面对这些事情,现在的他,有更大的勇气去面对这些困难了。

  “你能这样想就好了,只要不放弃生活的希望,那么,任何的困难,我们都能够一起解决。”安琪鼓励道。

  连安城坐在一旁,不参与他们的谈话。

  墨清提着箱子,箱子里面装着乐水晶的脑袋。

  “对了,还有我师叔,他现在还在休息,你们说这事情,要不要跟师叔商量一下?”

  墨清也比较纠结,这个情况,他的师叔决定要做大反派了,他们怎么可能不拦着呢?用别人的生命作为代价去换取另外一个人的生命的话,这也就是大反派才能够做的事情了。这么偏激的事情,虽说可能会成功,但是,做这种事情的人,肯定会受到因果报应的。为了避免自己的师叔走上邪魔外道,所以,才会做出之前的事情。跟师傅商量了一下以后,用伪装出来的札记送给了师叔,这才避免了接下来的情况。但是问题是……师叔总会有发现的一天,而这个事情也迟早要捅破的一天。到时候的话,这个情况不怎么样,光是想想看,就觉得十分的危险啊。而现在有这么多的问题出现,也不知道在这种情况之下,究竟应该做出什么样的选择比较好。不过,唯一可以肯定的是,绝对不能够像那些人认输。

  哽噺繓赽奇奇小説蛧|w~w~w.qq717.com

  “跟他说什么?你认为现在的他,有这个精力来做这些事情吗?”

  连安城有些鄙视,毕竟玉景如自己那边还有一大堆的麻烦事情要做,而玉景如现在的情绪,也不是普通的情绪,在这样的情况下,还需要跟他商量什么事情?能让他稍微安静的呆在这个地方就不错了,还指望这个家伙能够帮忙吗?

  “也不一定啊,你们先商量着吧,我先去看看他,说不定这个时候已经醒过来了,我跟他说说看,看他现在能不能想想办法,帮我们一起解决问题。总不能让他一个人一直呆在房间里面吧?”

  安琪本身就打算去找玉景如,现在贺简跟包包的红线出现了,而事情又到了危急时刻,在这个时候怎么可以掉链子呢?!

  “对啊!让师姐去的话,说不定师叔会振作起来呢?现在师叔就是缺少鞭策!师姐你快去看看吧,这个时候的话,我估计人应该已经醒过来了。”

  墨清估摸着在这个时候,也就只有自家师姐可以让师叔稍微冷静一下了,毕竟在这时候,能够让师叔理智面对这些的人,也只有安琪师姐啊。

  “那我也一起去吧。”连安城不会让两个人单独相处,在这个时候,怎么可能会让两个人单独相处呢?别以为他没看出来,那个臭小子对自己的安琪有另外的想法出现。所以,在这个情况下的话,不可能会给他们两个人单独的相处机会。

  墨清啊了一声,说:“连先生你是小孩子吗?师姐去哪里,你就要跟着去哪里吗?让师姐跟师叔好好的聊聊心事不可以吗?”对哦,差点忘了,还有这个大魔头在这里呢。不把人支开的话,是真的没有办法让两个人单独相处的。

  连安城嘴角挂着一抹狰狞的笑容,说:“我怎么可能会允许我的女人,跟别的男人在一起呢?”连安城说的可是自己的心里话,在这个时候怎么可能会允许他们两个人有太多的接触呢?这是自己绝对不会允许的情况,就算知道安琪是一个让人放心的丫头,但是玉景如这个臭小子,可就不一定了,毕竟,这个臭小子可是一个心机非常深的家伙,如果有机会的话,肯定会顺藤摸瓜爬上来的?所以,在这个时候,也绝对不会允许他们两个人背着自己进行什么接触。哦,这种感觉,真的是有些糟糕。

  墨清就不得不吐槽了,说:“你竟然说的话的话好像是跟你结婚的妻子,背着丈夫在外面跟别的男人进行偷情。这种设定的话是不是有些糟糕?再说他们俩个人就是正常的关系,是你的脑子不干净,所以才会有这些乱七八糟的想法存在吧,我们可没有这样的想法存在呀,是不是啊,官少爷?!”

  官青轩很正经的摸了摸自己的下巴,说:“如果是我的话,大概也没有办法接受这样的事情吧。要是我在场的话还算勉强能够接受,但是,如果我不在场的话,发生这样的事情,那就等于是背着我在偷情啊!瑶瑶,你一定不会做出这种事情吧?!啊?!你不要沉默啊!你快回答我,你肯定不会做出这种事情吧?!”

  乐水瑶都服了,这人的脑回路怎么那么奇怪呀?不就是说到安琪跟玉景如一起进行聊天吗,这种事情的话,怎么可能会联想到另外的情况呢?只能说这些男人的脑子里面装的都是什么浆糊东西,所以才会有这样的情况出现。但是,自己觉得,如果只是单纯的跟朋友进行交谈的话,这样的事情并不算什么比较严重的情况呀。

  “我想的是,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在这个时候的话,安琪想要进行交谈,就让他们两个人进行一次交流吧,我看发生的那样的事情,也是有个人需要去开导一下,他,你们就不要无理取闹了,这又不是什么邪恶的事情,何必阻拦了?而且,在如今这个时候,也只有安琪才适合作为最佳的人选啊。”乐水瑶认为这个情况下,还是需要有一个人去做开导的一方才可以,不然的话,如玉景如一直停留在原地,那可是更加糟糕的情况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