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年头完成一个任务容易吗?

  “我要你帮我做一件事。”柏笙早有打算,只是一直没有这个机会。

  “什么?”

  柏笙贼兮兮地朝他勾了勾手指头,“过来!”

  干将凑了过去,听完柏笙一番话后,脸色大变,一口拒绝,“不行!”

  不行?

  柏笙懒洋洋扔下资料,“那没我的事了。”

  “你,你这不是坑师兄吗?”干将一脸为难,这果然是小狐狸本性,一事换一事,级别还不是等价的。

  柏笙点了点头,“对啊,我就是坑你。”

  干将无语,“你这坑得还理直气壮了。”

  “最后机会,你不答应我走了,”柏笙说着,打了个哈欠,“哎……饱暖思**,困了!”

  “行行,我帮你,但你保证,别告诉鬼.王。”

  柏笙满意一笑,“这事情我懂!”

  “一言为定?”干将攥起拳头。

  柏笙抡拳头,和他的一撞,“一言为定。”

  **

  和干将讨论完具体事情,任务在后天晚上进行。

  她避免被夏宸他们发现不对劲,饭后马上回了酒店,一路匆匆往客房赶,进去后马上回浴室乔装。

  等做完这一切,她才静心坐下来,打算好好研究目标人物“艾克斯”。

  此时,“叩叩叩——”

  均匀有力的敲门声响起,她看了眼时间,这个点,他们应该刚吃完晚餐。

  她走过去开门,门口刚打开,她还没看清人影,一团黑影罩过来,摁住她的肩膀用力往房间推。

  下一秒,“砰”一声,门关上了。

  一个天旋地转,她纳入一个结实的怀抱,熟悉的甘冽气息,拂过鼻尖,她抬头一看,果然是他,陆南川!

  她有些慌,就像正在进行不见得光的事情,小声问道:“你怎么来了?”

  陆南川抿唇一笑,轻轻暖暖的磁嗓拂绕在她耳廓,反问一句,“我怎么不能来?”

  “你也住在这儿?”连飞机位置都能安排在隔壁,他能查到自己所住房间号,一点都不稀奇。

  只是自己的隐私安全太没保障了,怎么一切动态轻易被他了如指掌。她庆幸的是,刚才去开门之前,把那份保密资料藏了起来。

  “我住在你上面。”陆南川搂住她,才几天没见,他发现自己好想她。

  “你忙完了?”

  “嗯,刚应酬回来。”

  “那你为什么不回房间,来我这做什么?”柏笙奇怪看着他,这男人啊,狂妄无度,看他这样子,真的不怕被人知道央城鼎鼎大名陆先生,竟然是个老牛吃嫩草的货!

  “想你了,要不,你陪我上去顶层?”他包下来的是总统套房,比她这种单人间要舒服得多。

  “不要,我现在处于好好备考期,你不该打扰我才对。”柏笙推开他,往里面走去。

  开玩笑,她怎么会那么傻,自动自觉进狼窝?

  哽噺繓赽奇奇小説蛧|w~w~w.qq717.com

  “行,我留下来陪你。”陆南川无所谓跟着她走进去,解开领带口,又脱下外套,挂在衣帽架上。

  柏笙看他这模样是认真的,甚至拿出手机。

  她吓到了,按住他拨号的手,“陆大叔,你不能这样,旁边还住着我的老师,我的同学就在隔壁,你又不是隐形人,万一撞到他们,我的一世清白就毁了。”

  陆南川求之不得,认真道:“我会负责的,放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