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奇 > 都市时时彩实战 > 绝世高手 > 第四百九十一章 拍马专家古雷
  此时,身在别墅外的苏傲雪已经感受到了别墅内的灵气波动,甚至已经感受到了韩春露被执行家法的痛楚感。

  她的真气在一点点的倾泻……几乎要忍不住了。

  但就在此时,一只结实的手臂突然间按住了她的肩膀:“别暴露。”

  “你……”苏傲雪回头一看,发现这人并不是自己熟知的人,苏傲雪只是从资料上看到过这个人。

  一米八出头的身高,白皮肤,肌肉十分发达,但并非纯粹的肌肉猛男,留着标新立异的金色飞机头,脸部棱角分明,长得很帅。

  古雷,天王组织的战神,虽然并不是四大护法之一,但却有着可以媲美四大护法的实力。

  他性格乐观,善于交际,为人也十分慷慨,是天王组织内人缘最好的一个。

  “小姑娘,你的强大不能用于自我毁灭。”古雷淡淡地说道,“她不会死,她还要等着你帮她擦拭伤口呢!”

  “古雷,你……是我们的人?”苏傲雪愣住了。

  古雷笑而不语,紧接着,他松开了苏傲雪的肩膀,继而走进了别墅中。

  别墅里,野兽的嘶吼声此起彼伏,此时,布兰卡正在用他的电击拳攻击韩春露,只是,他在哭,痛苦的哭。

  布兰卡从小因为和父母走失,一直生活在非洲草原,被一头雄狮当做了自己的孩子养育了好几年,后来被维嘉收养,编入了训练营中。

  因为他如同野兽,所以其他孩子们一开始大多不愿意和他一起玩。

  当时只有古雷、韩春露、贾米尔等少数人对他很好。

  如果不是因为某些特殊的苦难,布兰卡现在想做的就是直接撕碎了维嘉。

  可是,他知道自己不能这么做,这么做会遭到比毁灭更痛苦的惩罚,那即是生不如死。

  当他松开了手,停止了对韩春露的攻击时,韩春露全身抽搐的更厉害了,整个人看上去痛苦不已,不纯粹是战友们的攻击,更确切的,是某种毒素已经发作了。

  这是一种作用于精神,横行于血脉之间的毒素,被维嘉称之为无名之毒。

  无名之毒是维嘉的顶头上司坤萨尔萨发明的,而天王组织也是他一手创建的,因为维嘉手段毒辣,城府极深,和他一脉相承,所以在坤萨尔萨临终前,他把天王训练营连同自己的所有基业,都给了这位不是养子胜似养子的男人。

  同时,他也把无名之毒的配制方式交给了维嘉。

  这种毒是在训练营学院的童年时代就注入他们体内的一种蛊虫。

  这种蛊虫会在某种程度上,催化他们的实力提升。

  但是每隔三年时间,毒性就会发作一次,会让他们痛不欲生,而且每发作一次,他们的身体都会被生生的拉长几公分,更是会作用于精神,让他们整日整夜的做噩梦。

  目前为止,维嘉都没有彻底根治这种无名之毒的解药,只有能够暂时遏制毒素的解药,这种解药能够让一个人每年都不会发作。

  不过,因为维嘉为人凶险残忍,喜怒无常,所以在场的每一个人几乎都受过无名之毒的折磨。

  所以,这十多个高手几乎每一个人的身高都在一米八以上,就算是女孩子都非常高挑。

  只是,这种高挑并不是天生的,而是被祸害出来的。

  每一个人都对维嘉恨之入骨,但是因为受到了无名之毒的控制,他们完全没有办法摆脱。

  哽噺繓赽奇奇小説蛧|w~w~w.qq717.com

  ……

  此时,轮到了达尔西姆出手。

  达尔西姆望着毒性发作的韩春露,不由冲着维嘉双手合十。

  达尔西姆是天王组织高手中年纪最大的,他和桑吉尔夫都是坤萨尔萨培养出来的那一批人,而后来的撒加特年纪虽然也不小,但充其量算是半路出家。

  达尔西姆忍不住了,他冲着维嘉双手合十,低声道:“我愿意替她接受惩罚,我尊敬的老大!”

  维嘉的眼睛微微一眯……达尔西姆比他大了十多岁,在坤萨尔萨生前的时候,达尔西姆是专门为坤萨尔萨解惑的,是一位充满智慧的长者。这位长者几年前曾经为了完成一个不属于他的任务,为了解救包括维嘉在内的几个兄弟,曾经毒性发作,身体被迫伸长了五公分。

  那一次,达尔西姆差点死了。

  维嘉当时不惜一切代价的抢救达尔西姆,最终救活了他,还保住了他的修为……所以,维嘉对达尔西姆的感情相对比较深。

  不过,他还是摇了摇头:“三哥,您别逼我,您该出手了,是重拳还是毒火,都可以。”

  桑吉尔夫也走了出来,皱着眉头说道:“老大,老大!”

  维嘉望着桑吉尔夫,同样一阵烦躁。

  桑吉尔夫是他的活靶子……从他很年轻的时候,桑吉尔夫就开始给他当陪练了,强壮且强大的桑吉尔夫当时想要打死他可谓绰绰有余,但他就一直挨着,甚至又一次被维嘉打得内出血,三天三夜没醒过来。

  所以,这人也是维嘉的老哥,维嘉也很尊重他。

  但是,暴君就是暴君,从来不会因为谁是他的老哥,他就跟谁讲道理。

  “你们在这样做,当心我不给她解药!”维嘉指着韩春露,冷冷道。

  这一刻,桑吉尔夫的眼眶潮湿了:“老大……桑吉尔夫从没有求过您,老大,就这一次,就这一次,行吗?”

  维嘉摇了摇头,厉声道:“动手!”

  桑吉尔夫和达尔西姆四目相对,都难受的要哭了,还差他们俩,可如果他们俩的重拳打出去,恐怕韩春露就活不成了。

  两个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而就在此时,一个爽朗的声音传了出来:“老大,谁惹您老人家生气了?”

  听到这个声音,众人顿时松了一口气……

  “古、古雷!你、你这混球!”布兰卡说道,这么多年了,他说话仍旧是断断续续,无法连贯,可如果当初没有古雷、韩春露等人苦苦教他,他连说话都不会。

  “是啊,臭狮子,我来了!”古雷说着就走到了老大维嘉的面前,伸出手就给维嘉捶起了后背,还狠狠地瞪了韩春露一眼,“你个不懂事的!又惹老大生气!又让春少爷生气!你不知道雇主就是上帝吗?死丫头,敢得罪上帝,看我一会儿不用脚刀踹死你!”

  慕容春本来是个极为凶狠的人,他很希望韩春露死掉……可是这一刻被古雷两句话哄得也有一点心软了,于是说道:“维嘉老大,要不算了吧!”

  “雇主开了金口,老大怎么会不给面子呢!内个谁啊,把死丫头放下来吧!等哪天这丫头伤养好了,我亲自替她几脚给春爷出气!”

  慕容春的话,让维嘉和古雷都有面子了。

  此时,慕容怀也开口说道:“维嘉老板,还是算了吧,韩小姐也不是故意的和犬子做对的,可能真的是不投脾气吧!”

  古雷笑道:“老爷子圣明!春爷,您看我行不行?您愿意雇我吗?”

  看到古雷一脸谄媚的样子,慕容春顿时笑逐颜开:“你他妈可真无耻,我就喜欢你这无耻的样子。”

  古雷顿时飞奔到了慕容春的身旁,居然纵身一跃,跳到了他的怀里。

  古雷身体结实,实际上体重很大,但是他功法惊人,愣是让自己变得只有七八十斤。

  这种奇妙的手感对于慕容春来说,就像是搂着一个姑娘,顿时让他心花怒放。

  更何况,古雷人长的很帅,金发碧眼,笑容可掬,很适合陪着自己玩。

  于是,慕容春忍不住问道:“爸爸,这家伙能不能配给我当保镖?”

  慕容怀心中一阵暗笑:这个古雷虽然不是四大护法,可是这张嘴真够厉害的,几句话就把两边都哄好了,是个人物啊!

  他也旋即顺水推舟道:“既然你喜欢,那就给你当保镖了!古雷啊,你以后别太宠着他!”

  “这个臣妾做不到啊!”古雷顺势搂住了慕容春,并在他耳边低声说道,“少爷,一会儿咱们喝花酒去,我知道一个好地方,你绝对没去过,绝对好玩!”

  慕容春顿时咧嘴笑道:“好啊,好啊!”

  维嘉已经听到了……但他也无可奈何。

  一来是因为古雷太会说话了,而且能屈能伸,很会讨人欢喜,二来则是今天已经到了这个地步,不能触怒众人了,否则真的鱼死网破,他就成了光杆司令了。

  “既然慕容老爷子这么说,那我就饶了韩春露一次,我是给老爷子面子!韩春露,你听到没有?”

  韩春露气得全身颤抖……

  就在此时,桑吉尔夫一只大手按住了韩春露的脑袋,道:“还不认错?”

  “我……老大,我……”韩春露还没说完,就气晕了过去。

  这时,撒加特趁热打铁,低声说道:“老大,别闹出人命啊,咱们以后很多任务还要靠她呢!”

  “知道了。”维嘉拿出了一瓶药,狠狠地拍在了撒加特的手中,道,“这是今年兄弟们的解药,都吃了吧!”

  “老大,您圣明!您……”

  “算了吧,你的马屁拍的没古雷好,就别说话了!”没等撒加特说完,维嘉就转身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