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奇 > 玄幻时时彩实战 > 人世天劫 > 第 二百八十一 章 月球碎片火流星雨
  舒云鹏说完,转身出了病房。他听见舒医生说:“把孩子抱来吧……”

  “你还真行!”舒云鹏刚回到自己房间,张静怡和项紫丹跟着进来了:“你一走,舒医生就要孩子,抱来后她还给他喂奶了!”

  “累啊!”舒云鹏说:“这都什么事啊!”

  “确实累,我看着都累!”张静怡说:“你还别说,被你这么一分析,这人活着还真是遗憾多多。曾经的亲兄弟,若干代后他们的子孙其实啥也不是了!天道难料,人世无常,我们干嘛总是纠结?”

  “所以有些事还真是想得越少越好!”舒云鹏说:“我真不该一时冲动,非要让舒医生怀孕,好象她跟我真有什么关系似的。”

  “所以我有时会想,”项紫丹说:“我们这么执着于飞向太空,真的很有必要吗?我们死了,什么也管不着了,还能顾得上后代会怎么样?人类原本就是宇宙的玩物无中生有,灭绝了跟我们有关系吗?”

  “你的意思是,我们就占着地下城,也不跟琼斯人交换了,”舒云鹏问道:“好好地活过我们的几十年,其他的由他去了?”

  “有时候真这么想!”项紫丹回答:“我们拼命挣扎,结果宇宙大爷打个喷嚏,一切归零,我们干嘛不随遇而安呢!”

  舒云鹏正想说什么,梁晶晶突然冲了进来:“哥,许教授让你马上去她那里!”

  “怎么了,这么慌张?”舒云鹏看到梁晶晶脸色煞白,一副气急败坏的样子,大吃一惊:“走吧!”

  他们很快来到科学院,许韵之一见到他们,二话不说就让他们看视频。

  “这是观察地面的即时视频,”许韵之指着视频说:“太可怕了!”

  他们看到,空中有很多拖着火焰的的流星雨,把天空涂抹得斑驳陆离。地面上,到处是火焰与陨石坑,焦黄干枯的植被,被燃烧的火流星点燃,到处烈焰升腾,大地正在燃烧……

  “这是怎么回事?”舒云鹏紧张得心砰砰直跳。

  “陨石雨!”许韵之说:“月球碎块形成的那个环正在消失!”

  舒云鹏知道,就是那个环绕着地球如小行星带的月球碎块环,正在被地球引力消灭,形成了可怕的火流星扑向地面。

  “对地下城有危害吗?”舒云鹏问道。他庆幸现在所有地球人都在地下城里,地面上已经没人了:“大概会持续多久?”

  “应该会有段时间,直到那个环彻底消失,碎片全部落到地面上!因为地面上现在温度很高,被火流星引燃的地面植被要燃烧多久,那就不好说了!”许韵之说:“还算好,那些碎块不算很大,所以不太可能危害到地下城。”

  “也就是说,至少有一段时间没法跑出地下城了?”

  “是的!”许韵之说:“除非不想活了!”

  舒云鹏沉默了。好象老天爷总是跟他开玩笑,他想主动出击,去找琼斯人,结果来这么一出,让他只能再等等了。

  他想到了琼斯人,琼斯人在地面上,那些火流星能伤到她们的母舰吗?如果琼斯人的母舰也经不起这火流星雨的打击,那么,星际旅行之梦也就彻底结束了。

  “现在月球的情况如何?”他问。

  许韵之把镜头对准月球:“还好,速度有所减缓。”

  “没有停止?”

  “没有完全停止。”

  “也就是说,它还在向地球靠拢!”舒云鹏说:“我想,会不会大犬座矮星系还没到,月球先撞上地球了?”

  “不好说,”许韵之说:“但根据测算,月球速度减缓,很有可能会停止向地球靠拢。”

  “碎片环被粉碎,成了火流星,是不是与月球的靠近有关?”

  “是的,有关系!”许韵之说:“原本的引力平衡被打破,所以碎片环在原有的轨道上待不住了。”

  “那么,你怎么能确定,月球会停下来呢?因为引力平衡的打破,从此或快或慢,总是不停止地向地球靠拢,最终与地球相撞,不可能吗?”

  许韵之沉默了。她也无法预料,这样的情况会不会发生。宇宙真是让人无语,即使是象她这样极有水平的天文学家,也无法知道宇宙变幻之一二。

  哽噺繓赽奇奇小説蛧|w~w~w.qq717.com

  “继续观察吧!”舒云鹏说:“有变化随时报告。”

  “报告上校,两艘太空巡洋舰受到火流星的撞击,怕是要毁了,”邵悠平报告说。作为太空舰队的资深舰长,看到自己的战舰毁于一旦,不免黯然神伤:“我们无能为力了!”

  太空巡洋舰太大,进不了地下城,只能放弃了。

  “别难过,你尽力了!”舒云鹏拥抱了一下邵悠平,安慰她。然后,他又对张静怡和项紫丹说:“看见没,这样的生存环境,如果我们不跑,能好好活着吗!”

  张静怡和项紫丹都不吭声。这样惊心动魄的天灾,如果总是时不时的来点,即使待在地下城可以确保无恙,也真让人难受。没有享受只有惊恐,说待在地下城里可以好好活着,其实是躲在下水道里的老鼠的自我安慰。

  琼斯人怎么会希望过这样的日子?

  不过对张静怡和项紫丹来说,她们至少可以放心,有一段时间舒云鹏没法跑出去,她们不必担惊受怕,怕他遇到什么不测了。

  “哥,你回去歇着吧,我这几天就待在科学院,和许教授一起观察,有变化再向你报告。”

  “好的!”舒云鹏答应着,和张静怡一起回去了。一路上,舒云鹏一直默默无语,平时喜欢说话的张静怡,看到心事重重的样子,也不敢打扰他了。

  舒云鹏回到房间,打开电脑,准备与琼斯人联系。但是,因为火流星不间断的落下,干扰很大,联系不上琼斯人了。

  “你说得对,”看他联系不上琼斯人,很烦恼,张静怡说:“这样的生活还真算不上安逸,就这么等死还真不如闯一闯!”

  “情况会一天比一天坏,”舒云鹏说:“现在我也不相信琼斯人是到地球上来等死的了!”

  “所以我们认为,”张静怡说:“不能排除琼斯人想送你回去,让地球人群龙无首以便最后控制地下城的可能性。”

  “对你们最后那个控制地球的观点,上次我就说过了,独霸地球两百年,最后彻底玩完,没意思!”舒云鹏说:“我相信,她们不会那么傻。”

  “别以为琼斯人真的很有远见,”张静怡说:“她们也许就是走一步算一步而已!”

  “这倒有可能!”舒云鹏想到,他曾经猜测,琼斯人想拯救自己的种族,不惜从万年之前把自己弄过来,结果发现引起了其他问题,又想送自己回去:“她们很可能也是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的。”

  “所以你想那么多干嘛!”

  舒云鹏没答腔,他联系了许韵之:“能把你们的即时观察视频发到我电脑上吗?”

  “可以的,”许韵之答道。

  很快的,即时视频传过来了,张静怡也凑过来看了:“好可怕!我说,碎片居然有这么多?”

  “那是,因为距离远,我们看月亮就一个小小的光盘,”舒云鹏说:“其实是很大的。它的那点碎片,看起来就那么些,也是非常多的。这些碎片在坠落过程中,大部分在大气层中被烧毁了,进入地球大气层能成为火流星的,是那些块头比较大的。”

  “等流星雨结束,我们能不能去找找,”张静怡说:“那些碎片中,说不定能找到一些琼斯人材料的碎片呢!”

  “嘿!你这个想法好!”舒云鹏赞道:“我跟许韵之说一下,火流星雨一结束,派人出去找找看,没准儿会有意外收获!”

  “可惜我们太空舰队的最后两艘战舰,被火流星雨彻底消灭了!”张静怡不无遗憾地说:“我们的材料,顶不住这种攻击!”

  “能坚持到现在,已经够可以了!”舒云鹏说:“我现在担心的是,不知琼斯人的母舰能否顶得住火流星雨的攻击。”

  “你干嘛替她们担心?”张静怡说:“说实话,虽然琼斯人到现在为止,还是很理智的,但谁知道形势更加恶化后,她们会不会忍耐不住,开始攻击我们!”

  “我这是替我们担心,那些琼斯母舰要是顶不住火流星雨的攻击,那么根本就没了星际远航这一说!那样,琼斯人也罢、我们也罢,都只有等死这一条路了!”

  “那倒是!不过只能听天由命了,”张静怡一边说,一边开始脱衣服。

  “你干嘛?”舒云鹏一直盯着电脑看火流星雨,偶尔一抬头,发现张静怡已经脱得光光的:“你这是玩的哪一出?”

  “在你这里洗个澡,”张静怡笑道:“不会这么小气不让我洗吧?”

  “干嘛不回自己屋里去洗?”

  “懒得去了!”她说完,走进浴室开始洗澡:“你不一起来?”

  “活见鬼!你这是勾引我呢!”

  “你知道了,还不赶快脱了衣服进来?”张静怡笑着说。

  “脸皮真厚!”舒云鹏失笑了。但他没有迟疑,开始脱衣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