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数凝聚起来的魔力随后逐渐散去,紧随而至的是接连的道歉声,属于千指鹤连连点头的动作随后也伴随着薇尔莉特的无声消失,不断地闪过了段青的面前。气喘吁吁地将自己身体中已经凝聚成型的能量散了出去,苦笑不已的这位灰袍魔法师随后小心翼翼地扶起了千指鹤的身体,然后才在对方接二连三的问询声中,安慰着眼前的这位女子的情绪:“好了好了,别害怕,只是一个大魔法师而已,没什么大不了的……”

  “呜呜……你怎么会突然惹到那个女人嘛!要不是因为我突然冲进来——”

  “她又没有什么恶意,刚才也不是想要对我动手……话说你不要这么冲动啊,还没有搞清楚什么状况就冲进来,我也不好说什么啊。”

  “我,我怎么知道你们究竟在干什么,我察觉到了强大的魔法波动,还以为你遭受了什么袭击,所以……”

  进行到一半的传承与半成品一样的试验就这么夭折了——这虽然是段青预料之外的事情,但也算是他可以接受的结果,即便他已经想好了薇尔莉特那个女人之后可能降下的怒火以及今后可能带来的其他麻烦,他也无法保证自己的身体能否装得下那份魔法能量的余波,无法保证那个付出了如此巨大代价的女人下场会如何。预定的计划伴着这场意外的出现而被打乱了片刻,属于这两名玩家的身影最终也得以从这片空地的边缘处转了出来,他们望着之前充斥着魔法能量的那片被震碎的青石路面,耳后响起的却是属于暗语凝兰的轻声询问:“先生,千指鹤小姐。”

  “会长正在叫你们呢。”

  她微笑着说道,同时迅速地扫视了一眼这里的周围:“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我看只是你想要过来看看情况吧,跟雪灵幻冰根本就没什么关系。”没好气地说出了这句话,段青随后唉声叹气地低下了头:“不过也好,我们在这里呆的时间也够久了。”

  “瞒不过先生的法眼呢。”于是暗语凝兰只能微笑着点了点头:“如果这里不太安全的话,那就请大家先回去吧。”

  又是一天的时间随着黄昏的逐渐降临而来到了雷德卡尔的上空,同时也伴随着青灵冒险团各个成员的归来,不知不觉在这里耗费了一下午时间的段青随后也用安慰的话语将一脸委屈的千指鹤成功地劝了回去,同时也将这一日的工作彻底告一段落了。用微笑的面庞迎接着其余成员的回归,已在此地等待多时的暗语凝兰此时也用那颇为真诚的笑容将奔波了一天的朝日东升等人一个个迎了进去,有条不紊的安排与早已准备好的饭菜随后也伴着她那从容不迫的动作,带着香喷喷的美食气息展现在了他们的面前:“哇!居然有肉!咱们几天没吃到肉了?”

  “这是……棕熊肉吧?虽然肉质不太好,但用来当做硬菜应该已经足够了。”

  “有的吃就不错啦,还挑三拣四的干什么……啊,对了,我们现在是有钱人了对不对?”

  “这我也不清楚,一会等我们一起算完账之后再说吧……吃饭吃饭!”

  “果然还是熟悉的味道呢。”

  悄然坐在了破屋的角落,捧着其中一份食物的段青望着热闹非凡的简陋小桌中央点了点自己的头:“现在想来,又有一段时间没有品尝到你的手艺了呢。”

  “谢谢先生的夸奖。”暗语凝兰脸上的笑容绽放得愈发灿烂了:“凝兰还在寻找更为合适的食材,等找到了之后,凝兰一定会给您带来更多的惊喜的。”

  “话说你哪来的这么多钱?”又咬下了一口鲜嫩的肉块,忽然像是想起了什么的段青随后抬起了头:“我们冒险团这段时间不是都穷得没饭吃了吗?总不能抢来一堆金币吧?”

  “这个嘛……凝兰的这个账号身上似乎还留下了一些钱。”手指抵着自己的下巴,暗语凝兰颇为可爱地偏了偏自己的头:“再加上凝兰前来此地的路上赚到的一些,用来贴补家用应该是足够了。”

  “路上……赚到的?”

  眨了眨自己的眼睛,段青彻底地将自己双手捧起的食物放在了膝盖上:“话说你是怎么过来的?我还没有听你详细说过呢。”

  “凝兰是跟随一支其他的冒险者队伍一起过来的。”短发的女仆毫不犹豫地解释道:“他们带着凝兰通过了天空之城的多点传送阵,然后抵达了芙蕾帝国的边境区域,然后又经过了一系列的事情,最终才来到了这里。”

  “现在想来,这一系列过程真是非常精彩呢。”说到这里的她再度微笑了起来:“如果有机会的话,凝兰一定会将那个冒险团的故事说给先生听的。”

  “那就等我想要听故事的时候讲给我听好了。”段青笑着摇了摇头:“不过之前我应该已经与你说明过了,现在是非常时期,我们所处的这个队伍也正处于最为忙碌的时候……”

  “你不用跟我跟得这么紧的。”他收回了自己望向另一个角落里紫发女子的视线,同时微微地摆了摆手:“之前的薇尔莉特只是想要开个玩笑,我也不会出现什么其他的问题。”

  “可是凝兰的身上还受着语殇小姐的委托呢。”明白了对方那个眼神的意思,暗语凝兰偏着头回答道:“为了报答语殇小姐的恩情,凝兰可得尽职尽责才行。”

  “委托?什么委托?”段青一脸意外地挑了挑自己的眉毛:“如果是担心我身体之类的话,我刚才已经说过了——”

  “不,凝兰收到的委托是要好好看住您。”打断了眼前这位男子的话,暗语凝兰脸上的笑容里多出了几分取笑的意味:“用语殇小姐的原话来说——凝兰的任务是保证您在自由世界里的生活,同时不要让更多的花花草草沾惹到您的身上。”

  “比如说灵冰小姐和千指鹤小姐,以及更多的女性成员什么的。”

  “……唉。”

  抬头望了一眼对方巧笑嫣然的表情,深吸了一口气的段青哀叹着捂住了自己的额头:“这都什么跟什么啊,我是如此罪孽深重的人吗?”

  “没错,你罪孽深重。”

  轻轻地点了点段青的额头,微俯下身躯的暗语凝兰随后用纤细的手指将段青的额头包围了起来:“但是无论先生你想要做什么,凝兰都会无条件的支持你的,只要……只要先生能够继续将凝兰留在身边,让凝兰当你的贴身侍女就好。”

  “你越是这样,我才越是难辞其咎啊。”感受着对方的手指上传来的温度,握住对方手指的段青叹息着摇了摇头:“灵冰说不定说对了一部分——我可能对你们实在是太好了一些。”

  “搞得现在连那些其他的问题都不知道应该怎么解决才好了。”

  说出了这样的话,站起身来的段青随后走到了正在不断讨论着其他问题的队伍成员面前,一边将自己手中的最后一些食物迅速消灭,一边倾听着格德迈恩此时正在谈论的问题:“已经是第三天了,前三天的业务开展也终于到了出现瓶颈的时刻,虽然按照正常的理论来说这些瓶颈的出现都是符合规律的,但我们遇到的麻烦恐怕要比他们还要严重得多。”

  哽噺繓赽奇奇小説蛧|w~w~w.qq717.com

  “具体来说的话,就是第一批任务的收场问题。”他微微地转了转脑袋,然后冲着靠近到面前的段青点头说道:“我今天负责去那些交待了任务的那群人家里收回成本,结果……大概有一半的酬劳没有收上来吧。”

  “这么多?”坐在前方的雪灵幻冰闻声皱了皱自己的眉毛:“都是怎么回事?”

  “原因可以分成很多类,比如声称手头上没有钱的,认为要对我们任务的完成情况进行确认的,大门紧闭不知道去了哪里的,以及突然要对委托事项和委托要求添油加醋的。”将手上的餐盘丢到了一边,格德迈恩声音低沉地报告道:“当然,最多的一种……还是对我们的信用提出质疑的人。”

  “他们大多都是本地的帝国贵族。”一旁还在啃食着大腿骨肉的朝日东升突然出声说道:“该说是雷德卡尔的本地风俗还是这些帝国贵族的光荣传统呢?总之他们开始用这种方式耍赖了,别说是任务完成度,他们有的人甚至开始否认曾经向我们发布过委托任务……”

  “这大概就是没有冒险者协会作为保障的最大问题了。”明白过来的段青点了点头:“没有公平的平台,也没有能够惩罚对方的措施,万一客人们翻账不认的话,我们确实没有什么好的应对办法。”

  “那也不能这么受气啊!”

  将口中的食物用力地咽了下去,朝日东升随后拍着桌子大叫着站了起来:“这个时间点来捣乱,跟拆我们的台有什么区别?万一要是让他们在外面大肆乱说,影响到我们的名声的话——”

  “这未必不是一种手段。”沉着脸摇了摇头,抱着双臂的雪灵幻冰声音冰冷地说出了这样的话:“没有人会眼睁睁地看着我们几个将刚刚倒下的冒险者协会重新盘活的,这份市场的蛋糕他们可不会轻易让给我们,今天遇到的困难只是表面,想要对付我们的话……很快应该就有新的招式出现了。”

  “那我们应该怎么办?”眨了眨自己的眼睛,段青随后冲着雪灵幻冰笑了笑:“你是不是已经有了好办法了?”

  “我们目前的名声不适合将这些不愿意信守承诺的家伙们公之于众,我们也不太方便借其他人的手来处置这件事。”雪灵幻冰摇了摇自己的头:“但冒险者协会背后的委托市场还是存在的,这个市场的需求量也不会随着冒险者协会的消失而消失,就算他们想要阻止我们,他们也无法阻止整个帝都对我们的需求。”

  “继续按原定计划行事吧,先把那些新来的委托都接下来。”她沉默了一阵,然后声音坚定地说道:“将这些不信守承诺的‘贵族们’都做好记录,筛选出可靠的客户,然后赶在其他的事务所和仿冒者接连出现之前,将我们的客源尽可能的稳固下来。”

  “等整个市场稳定下来之后,我们再进行这个商业领域上的联合。”她环视着在场的其他人,语气中也充满了认真而又自信的成分:“只要能够维持现在的势头,成为这个行当中的龙头也不是什么难事,到那个时候……我们手上的这笔账,就有了无数种可以算的方法了。”

  “设想是个好的设想,但实现起来还是有些困难。”格德迈恩犹豫着摇了摇头:“而且时间上是个大问题——万一他们这段时间再度出手,用那些肮脏的手段来对付我们怎么办?”

  “那就别怪我们无情了。”

  眼中的冰冷之光一闪而逝,松开了双手的雪灵幻冰发出了一声重重的冷哼,那最后流落在段青脸上的视线也让这位灰袍魔法师不由自主地发出了几声苦笑,似乎是有些无力阻止这位强硬起来的白发女子的决心。属于自由世界新历796年火3月7日的夜晚随后就在暗语凝兰的轻声照料下度过,与之同时度过的还有一众团队成员不断整理着手头任务与新晋委托的景象,而直到又一天的清晨到来,新的计划与日程理应开始提上台面的时候,属于这个事务所前三日的努力才终于显现出了更大层面上的作用。

  同时也如同格德迈恩所担忧的那样,引来的更大的敌人。

  “给我出来!”

  熙熙攘攘的街头还没有随着来往客人的出入而变得热闹起来,大队的贵族私兵就已经随着某位帝国贵族骑马赶到此地的身影而显现了,曾经在这里露过一面的查克纳伯爵随后也在众护卫的包围中趾高气昂地跳下了自己的马鞍,举步走到了刚刚开门准备迎客的段青等人面前:“你们几个!现在就得跟我走!”

  “怎么又是你?”几个人面面相觑的反应里,还是雪灵幻冰率先叉腰站了出来:“上一次受到的警告还不够吗?我们凭什么要听你的?”

  “凭什么?就凭我手上的这份谕令!”

  举起了自己手中的一张卷起的泛黄纸页,查克纳伯爵满脸不屑地向前一指:“受德雷尼尔皇帝陛下的谕令——”

  “即刻前往皇宫接受询问,不得有误!听到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