叱云叶不知道萧寒衣能不能听到小爱那奇怪的呼唤声。

  不过,叱云叶抬眸看向萧寒衣,他的表情森冷,显然也是听到了什么。

  “呵还是老样子……”萧寒衣面色冷然。

  从身后赶来的管家不由得冷汗直冒,低声说道:“小少爷,您也知道,那座大院儿……”

  萧寒衣不经意地瞥了管家一眼。

  管家垂头,有些纠结地说道:“那座大院儿……它不干净,咱们萧家有组训不得搬迁祖宅,但是少爷们都搬出去住了,小少爷其实不用如此委屈,大少爷在府外是有大院的。”

  萧寒衣什么话也没有说,他沉默地收起了眼神,再度迈开步伐,远离了那座诡异的大院,朝着另外一个方向走去。

  管家小心翼翼,不再说话,反而是看向追随萧寒衣步伐的叱云叶。

  管家低声问道:“这位夫人,您……”

  叱云叶斜了管家一眼,轻笑道:“我可是你们小少爷的夫人,你应该怎么称呼我呢?”

  说完,叱云叶便快步跟上了萧寒衣。

  身后那群侍从全都露出了瞠目结舌的表情。

  叱云叶缓缓地跟上了萧寒衣,在他身后嘀咕道:“这萧府,府外一片祥和,府内却是阴气沉沉,长期住在这种地方,会被这气氛压抑得浑身不适。”

  萧寒衣脚步再度停顿,“你要去见大夫人吗?”

  “你这次回来,难道不是来祭拜大夫人的?还有别的事情吗?”叱云叶不解地说道。

  哽噺繓赽奇奇小説蛧|w~w~w.qq717.com

  萧寒衣淡淡地说道:“不,每年一度回来,祭拜只是做样子,大夫人讨厌被人打扰,而现在本就没有到祭拜的时间,我这次回来,另有目的。”

  叱云叶不介意地哦了一声,然后不经意地说道:“算了,无所谓,我要给孩子洗漱喂食了,如果你还这样慢悠悠的闲逛,我就自己找地儿落脚了。”

  萧寒衣眯起妩媚的眼睛,“这是你跟你亡夫的孩子?”

  萧寒衣可是听湛戈说过,叱云叶自称寡妇。

  叱云叶却摇头道:“才不是,我被父母卖给一个不算有钱的农户冲喜,他们那儿子新婚当天就被克死了,他们嫌弃我不吉利,不让我参加葬礼,又怕我偷偷跑路,所以把兄嫂的女儿塞给我照顾,反正是女儿,他们也不重视,我这不就带着孩子一起跑路了吗?”

  萧寒衣面上露出一种诡异的表情,“不是你生的,你给她喂食喂的是什么?”

  叱云叶揶揄地看着他,“当然是喂她可以吃的东西,怎么?你想吃我的奶?”

  萧寒衣:“……”

  萧寒衣无语地回身,没有去回应叱云叶的问题。

  就这样,叱云叶成功地入住了萧府。

  跃风和宁洛回来的时候,萧府里的仆众才惊愕地发现,叱云叶说的好像是真的。

  在萧寒衣的默认之下,跃风带着宁洛一起张罗了一次简单的婚礼布置。

  然而,自从叱云叶说出“你想吃奶”这样的话语之后,萧寒衣再也没有跟叱云叶有任何语言交流。

  叱云叶也不知道萧寒衣是在害羞,还是被恶心到了。

  两个人默默相处,仿若夫妻,连萧寒衣自己也觉得很奇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