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奇 > 修真时时彩实战 > 大唐小道士 > 第三百七十五章 救治
  登天之后,叶小碟便一直都是披散着头发,那副乞丐一样的妆容,叶小碟不改也没有人敢在他面前说三道四指点妆容仪表,不过不久前叶小碟主动系起了头发,虽然依旧是像极了那些食不果腹的游侠,但总算是有了些该有的模样。

  不过经墨雪提醒,大家都意识到了一个问题,叶小碟闯神界杀神将打白帝,即使有落了下风,但还真的没有主动认怂的时候,难道叶小碟的剑气真的跟他的发型有关?

  众人的疑问还没有消减,紧接着让他们大跌眼镜的事情又发生了!

  轩辕三丰竟然直接打开了师承遗迹,并且毫无保留的暴露在了叶小碟等人的面前。

  什么事败家子?此刻的轩辕三丰给了众人很好的诠释。

  师承遗迹轻易的送与他人,不要说是尊师重道,这完全就是一个离经叛道的师门祸害!所有人都相信,倘若凤凰一族还有遗孤存世,一定会手刃了轩辕三丰欺师灭祖的家伙!

  脚下的岩浆还在发出咕嘟嘟的声音,轩辕三丰对叶小碟等人做出的那个请的动作,也十分的真挚,但四周就是静悄悄的。

  “我不会害你们的,这血池乃是凤凰分别坐化之后,其血液汇聚而成,别怪我没提醒你们,祖地一开,若是不抓紧时间,这血池也就要消散了!”

  轩辕三丰出声提醒道。

  也让所有人都明白了他为何会如此大方,祖地打开,凤凰血就会消散,而轩辕三丰又无法吸收,与其浪费,还不如做一个顺水人情送给叶小碟。

  “难怪!”

  叶小碟呢喃了一声。

  怪不得那时的天界对轩辕三丰都束手无策,而且不得不求严瑾创出锁心咒来对付轩辕三丰。想来是轩辕三丰早就将凤凰的遗骨全部给榨干了价值,所以才几乎达到了不死不灭的境界。

  只是叶小碟暗叹自己倒霉,怎么偏偏自己就成了轩辕三丰的载体。

  “难怪什么?”

  轩辕三丰好奇的看着叶小碟,同时心里也在盘算着,怕是叶小碟又打着什么坏主意。

  “我在想,如果把秦姑娘安放在边缘地带,是不是也可以吸收凤凰血,再者仙神大战已经开启,我们迟到是不是不太好?”

  叶小碟询问的看着叶狸等人,但这个时候显然没有人会接他的话。

  最后还是叶狸不忍心看到叶小碟尴尬在原地,只好开口对轩辕三丰说道。

  “老前辈,您不是说要用凤血来救治秦姑娘的吗?如今这凤凰血,会不会有以外?”哽噺繓赽奇奇小説蛧|w~w~w.qq717.com

  叶狸笑吟吟的看着轩辕三丰,让轩辕三丰有火也发不出来。

  “光是凤血都可以起死回生了,如今这再加上凰血,想想看会是个什么效果!加量不加价!等这女娃浴火重生之后,岂不是上天入地无所不能!”

  轩辕三丰的声音充满了蛊惑,但却又让人找不出哪里有毛病。

  “是香气!”

  凤凰血沸腾的愈发厉害,墨雪似乎是嗅到了什么,一瞬间本体显露在众人的眼前。

  “嚯!好家伙!”

  看着墨雪露出本体,轩辕三丰先是一愣,而后神采奕奕看着腾空而起的墨雪。

  只是帅不过三秒,墨雪才腾空而去,冲入凤凰血池中一个眨眼的功夫都没有,又折返了回来。

  看着墨雪的样子,所有人都没有说话,但那躺了嘴的神情,大家都了然于胸,只是没有人带头,也就没有人敢发出破坏团结的笑声。

  墨雪的九颗头颅几乎都被烫出了水泡,然而还没有来得及去安慰它,凤凰血池中突然出现了一声凤鸣,让所有人都是一惊。

  “里面有东西!”

  花解语凝望着凤凰血池底部,出声提醒。

  “与我们无关!”

  叶小碟说道,同时目光寸步不离的定在轩辕三丰身上,之前是他说要救治秦如玉的,现在凤凰血池一惊有了,就看轩辕三丰怎么操作了!

  “你看我作甚,凤凰血就在你眼前!”

  轩辕三丰指着凤凰血池对叶小碟说道,那样子仿佛是生怕叶小碟碰瓷一般。

  叶小碟脸上的表情几乎是凝固在了一起,想着总不能把秦如玉给丢进凤凰血池当中吧?就算是墨雪的嘴巴,都给烫出了水泡,这要是把秦如玉给丢进去,她那小身板恐怕都溅不起一丝火苗。

  “小子,别怪我没提醒你,若是我没有猜错的话,刚才那声凤鸣应该是凤血和凰血融合后的精血,若是在被注入这女娃的体内,可就没有喽!”

  轩辕三丰说话的时候,一副看人脑的心态,凤凰精血虽是好东西,但从现在体表的温度来判断,轩辕三丰自认无福消受。

  “主公,那精血要飞走了!”

  凤凰精血中有一凤凰的雏形欲要展翅高飞,武姒幽连忙出声提醒。

  “它跑不了!”

  叶小碟高高的跃起,那凤凰雏形才刚离开凤凰精血,直接被跃进凤凰血池的叶小碟给生生的按了下去。

  耳边滋滋作响,落尽凤凰精血底部,叶小碟身上的汗珠也渐渐的冒了出来。

  耳边还有那只雏鸟的啼鸣,叶小碟扭头看去,那血红色的雏鸟已经飞向了自己。

  “给我下去!”

  叶小碟抡起一道带这岩浆的剑气,直接将那重新飞起来的雏鸟砸进岩浆底部。

  “服不服?”

  将剑气打在那只雏鸟的身上,让它连声音都发不出来。

  “给我过来!”

  叶小碟手掌一吸便将那雏鸟给攥在手中,即使事先已经有所准备,但那雏鸟一入手,叶小碟的手掌还是被烫的通红。

  “我不管你有没有灵智,但我朋友的姐姐重伤,需要借用你的性命,你若是识相,就乖乖地让我炼化了你!”

  叶小碟咬牙切齿的说道,脸上狰狞的表情不是因为愤恨,而且他的手确实是被烫的不行了,想要换手,但上面还有那么多双眼睛看着,叶小碟实在是不好意思。

  咬牙硬撑着,反正都已经跳下来了,现在能做的就是很手中攥着的这只该死的鸟。

  身体逐渐布满了琉璃色,琉璃色上还有清晰的纹路在攀爬,叶小碟很想看看,冥王面前凤凰是不是如烧鸡一般!